山火之下,他们守林守城守家乡

10 4月 by admin

山火之下,他们守林守城守家乡

山火之下,他们守林守城守家乡
新华社成都4月3日电(记者杨全军、张海磊、吴光于)2日晚上8点刚过,洗漱完坐到床上,王勇习惯地把刚洗的脚伸出来晾一晾,脚底被泡得发白,有些皮皱起。“打火的时分往鞋上喷水降温,鞋里一向湿润,脚是被泡成这样的。”来自阿坝森林消防支队马尔康大队的王勇说,此时只想好好歇息一下。  3月30日下午,四川凉山州西昌市经久乡发作森林大火。阿坝森林消防支队150名指战员从次日接到声援指令起,3天2夜,每人一共只睡了四五个小时。  4月1日早上6时50分,赴光福寺后山接连补救12小时,16时左右将明火熄灭。晚上11点10分,一加油站后山燃起大火,当即声援。  2日1时至4时,转战西昌市烈士陵园后山火场。8时20分,在西昌市大营奶牛场后山救活,直到下午1时。  “来的时分看网上的视频觉得火挺大的。”王勇告知记者,6年前他作为在校大学生入伍,后转制到森林消防,“这次出任务还没跟家里说,每次都是隔一段时间再告知他们。”  说到森林,王勇觉得应该是“满眼绿色”“生气勃勃”。在看了无数次被大火扫过的枯枝、灰烬后,他觉得惋惜,想尽全力去击溃火魔。  “这次奶牛场后山那场救活应战比较大。”王勇说,山高坡陡,一路走一路打,走了四五个小时。他在部队最前面和队友拿着水枪喷向前方,其他兄弟们往上送水管,“离火最近不到一米,烫,就用水把鞋子打湿,拿水浇自己。”  有着多年打火经历的他每次进入火场都分外当心。“树冠火最可怕,遇到劲风,火势凶狠,庖丁延伸也就一会儿的事。”至今王勇还记住第一次打火时,耳边的爆燃声让人害怕。  看护森林是一种任务,任务也来源于感动。王勇记住,2016年3月,他们声援补救发作在甘肃迭部的森林大火。那天打完火,天色已晚,当他们拖着疲乏的身躯走到山下时,看到老百姓自发站成两排,“有的拿着哈达,还有的把各种吃的往咱们手里塞。”他坐上车隔着玻璃流着泪通过这一公里。  仓促来到西昌,来了就扎进山林。这是王勇第一次来西昌,还没来得及看看这个美丽的城市,“早就传闻邛海和泸山是这儿的标志,今后有机会好好来转转。”  像王勇相同,向火魔前进的还有很多人,他们只为了守住森林、城市和家乡。据了解,西昌经久乡森林大火发作来,各条扑火阵线共投入补救力气1.5万余人次,飞机30余架次,整理烟点720余个。  3日上午,记者来到西昌市柳树桩水库旁,不远的环形山体上,成片的树木被大火烧成黑灰色。一架直升机在空中轰轰飞过,向有零散烟点的过火林区浇水,避免死灰复燃。到3日17时,未发作复燃。  一栋2层白色高楼矗立在水库大坝西侧约50米处,这是乡民宗朝富的家。  山坡上的云南松等树木的树干和树下地上都被烧黑,可是,仅一路之隔的围墙内半人多高的枯黄茅草却一点也没有被烧的痕迹。  在跟宗朝富聊地利记者了解到,他的“不要命”并非无知和鲁莽,他心里有底。  “年轻时我当过兵,我心中有数。”宗朝富说,“我家周围便是水库,还有鱼塘。真实顶不住的话,我肯定会撤到水库和鱼塘那儿去。”  说发家周围的山,老宗很有爱情:“山上有鸡(土+从)菌,每年采一些自己吃。”  在记者采访完回城的路上,遇到成群结队的乡民,他们扶老携幼,有的拎着方便面、饼干等食物,有的背着蛇皮袋装的被子。  56岁的彝族老阿妈尔古阿依带着2个孙子1个孙女,她告知记者,她的家就在前面的柳树桩村,起大火的那天晚上,乡村干部安排乡民撤到西昌的一所小学里安顿。现在火灭了,我们要回家了。 【修改:陈海峰】